神召会属五旬节宗派,历史与神学根源均可追溯至一九零六年在美国洛杉矶阿苏撒街开展的五旬节运动。过去半世纪历史学家主要从四个进路研究五旬节运动:较早的护理进路(Providential Approach)将五旬节运动视作纯粹神超自然的工作,独立于其他历史事件之外,同时间在世界各地爆发;这看法强调了五旬节运动的独特性,缺点是忽略了运动发生时所处的时空,并其历史根源。亦有学者循多元文化进路(Multicultural Approach),强调非裔美国人在五旬节运动中的角色。更有学者从功能进路(Functional Approach)指出五旬节运动的起源与持续是因其能满足跟随者的社会与经济需要。近年来学者多倾向于遗传进路(Genetic Approach),强调五旬节运动跟一系列十九世纪的宗教信念与运动的关系,并传承着圣洁主义、医治运动,并基要主义等的血脉。

 

五旬节运动最具特色的信仰莫过于对圣灵浸的强调。其实,基督信仰中没有一个宗派会否定圣灵浸或其重要性,因这名词所表达的经历实由施洗约翰提出,亦经主耶稣及使徒彼得引用,只不过彼此对经文的诠释有所不同。圣灵浸一词在十九世纪的基督教中开始流行,因圣洁主义中人如约翰.弗莱齐(John Fletcher)采用这名词来表达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所强调的「二次祝福」—全然成圣及生命中罪根的灭绝。然而,五旬节运动早期领袖查理.巴罕(Charles Parham)认为,圣灵浸是信徒得救以后的另一继后经历,以讲出方言作为首次外在证据。有异于圣洁主义者,五旬节运动似乎较倾向凯锡克运动(Keswick Movement)的得力观点,认为圣灵浸的首要目的是让信徒得着能力,在世间上作耶稣的见证人。

与此同时,查理.库利(Charles Cullis)、宣信(AB Simpson)及哥顿(AJ Gordon)等人对神迹医治的强调,尤其宣信提出「四重福音」中基督是医治者之观念,对五旬宗的教义与信仰实践,留下深远的影响。在末世论的立场上五旬节运动接纳基要主义的前千禧年论而拒绝后千禧年论,认为人世间将变得越来越黑暗,敌基督出现,主基督在七年大灾难后再临,开展地上基督与圣徒统治的千禧年国;信主的得永生,不信的永远沉沦,人类唯一的盼望就是听信福音。故此,五旬节运动虽认同教会有着其社会责任,但一般更重视广传福音,使万民作耶稣的门徒。

五旬宗教会乃指从五旬节运动发展出来的宗派,与一九五九年后在美国主流教会开展的灵恩运动及上世纪八十年代影响福音派教会的新灵恩运动(旧称第三波)在教义及信仰实践上颇有不同,故虽相似,甚或可说有源流关系,但仍不应视作等同,或一概统称为灵恩派。五旬宗教会亦可按其神学立场分为「二步恩典」(圣灵浸为得救的继后经历)的神召会及四方福音会;「三步恩典」(得救、成圣然后圣灵浸)的五旬节圣洁会及较罕为人知、教义甚具争议性的「一步恩典」教派(相信得救、成圣、圣灵浸同时发生;由于他们亦相信方言作为圣灵浸的首次外在证据,故错误推论没说方言者未曾得救。他们亦坚持单奉耶稣的名,而非奉父、子、灵的名施浸)。